我叫h

堆积地~

【罗盘社】【授权代理】FGO伯爵天草向同人漫本「罪の終始」中文版预售开始!

帮宣~

Arc-lightCompass弧光罗盘社团:

详细信息:


作者:@纯情脚太郎  


页数:24p


尺寸:B5大小


CP: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x天草四郎时贞


定价:25RMB


内容:黑白漫本


预警:含有轻微成/人/向描写,R15


故事梗概:伯爵给受了重伤的天草补♂魔的故事……


预售时间:2017/10/1晚8点至10/7晚8点


想入手的小伙伴抓紧这个机会嗷~!


传送门





不定时掉落的伯爵天草小段子

【好久没写了感觉…以后不定时掉落超短打】
【依旧伯爵天草】

咕哒君天草和伯爵一起去扫狗粮本。
咕哒君:“(对天草)第一次见到天草桑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你这么能搞事呢,啊对不起伯爵是不是听到了”
天草:“没关系的master。您想要的也不是那种百依百顺的恋人吧,复仇者先生(笑)”
伯爵:“就你,还百依百顺?哼”
抬手给了白发圣人一个弹额头,飘到前面去放宝具了
咕哒君:二位原来是恋人啊

难得休闲的迦勒底下午茶时间。
咕哒君:“真没想到二位居然是恋人啊”
说着御主望向挑剔地折腾着咖啡机的伯爵。
天草:“…”
天草:那您以为我半夜摸去他房间,两个人一起下副本,情人节七夕节一起过,圣诞节变装出去玩,穿浴衣带孩子逛祭典都是去干什么?
咕哒君:“嗯?天草桑一脸有话要说的表情怎么了?”
天草:“没什么master。(微笑)”

一天夜里事后。
伯爵:“天草四郎你在干什么?”
天草:“如您所见在编头发,听说把头发编成麻花辫睡一晚上第二天起来就成卷发了,啊散了,快来搭把手。”
伯爵:“(坐在他身后接过长发)然后呢?”
天草:“这样卫宫君进来打扫的时候就分不清是您的还是我的了。”
天草:“想象他一边猜测一边烦恼的清扫头发的样子不是也蛮有趣的吗?”
伯爵:“……英灵不掉毛发。”

星辉之下1

【我知道!我过两天就更伯爵天草!这次有一家三口的浴衣还有异能学校paro…我就先更两个大王的段子请大家无视我的妄想…master非咕哒子】

1
新人莫德雷德站在枪阶试炼场有些恍惚,后面是master聚精会神刷着手机,前面是孔明坐在不知道哪来的小板凳上抱着披风打瞌睡,再往前她的同事阿蒂拉正在兢兢业业地打怪。 军神之称的女性抬手擦掉溅在脸颊上的血滴,对着冲上来的敌人就是一发军神剑。小莫打了个哆嗦,穿的好像有点少。
阿蒂拉在敌人的哀嚎中迎着副本里的夕阳静静吐出一句“真无聊这种程度是无法打倒我的…”
小莫:卧槽有点凶残啊真的不是b阶吗,听说这位还是master的常年中意从者,master不会被吓到吗
“吓到的”的master:“阿蒂拉~我找到了店了!先是火锅然后是可丽饼然后是巧克力然后是抹茶然后是冰淇凌店然后去吃川菜!“
被吵醒的军师睡眼朦胧地说“您不是吃不了辣吗”
小莫:吐槽一下对象啊
大王:“是我委托master为我制定的加强感情和欲望的练习。”
小莫:吐槽一下量啊
master:“小莫不好意思吼,下次带你和你爹她们一起出来玩。”
小莫:“别,给我带俩司康回来就行啊。说起来虽然英国菜你们不喜欢,下午茶还是很不错的。”
这时他们清点好了缴获的战利品正在准备离开,莫德雷德在召唤阵的光芒中看到两位老资历英灵皱着眉头向她做了一个太多了的口型
小莫:…


2
阿蒂拉感觉到有什么冰冰的东西落在脸颊上了,她抬起头看向夜空。身边的御主看到她抬头才发现是下起了小雪。
御主有些手忙脚乱地在包里翻找着什么,阿蒂拉转过视线,虽然她的master平常一副晃晃悠悠懒懒散散又不靠谱的样子感觉不明显,但是她还是比这个形态的自己高很多的。并不高大,但是偶尔她来挽着自己的时候,倚上去很舒服。
御主终于将伞掏了出来,包内侧挂的小挂件也跳了出来,是身边这位从者的q版。
“因为实在太可爱了就买了~”她将伞撑起,偷偷看向原主。
白发的剑士头纱下露出一点点抿起的嘴角,像是一个微小又柔软的微笑。
“当然”御主转了转伞柄“还是本人最可爱!”



大王!!!太可爱辣!!!大王!!!阿蒂拉!!!
这里是一点点幻想…请无视…@

假如老零是那天崩溃的老杏

【迟-----到的汪酱生贺!!!汪酱超可爱!又一年给你过生日!最爱你了!祝你一年也开心地rock!!好久没写了,只是一个段子】
老零盯着汪酱。
汪酱:干、干嘛啦!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本、本大爷!
零血红的双眸半是沉寂的阴影半是深邃,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晃牙,目光带着几分深情。
看得汪酱…
心里毛毛的…
这老人家该不会吃错药了吧,眼药水喝掉了什么的。汪酱一边随意地拨着吉他,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
天啊!他竟然在用手机!!
大神晃牙吓得拨片都掉了。
老零看着手机上随着金光出来的发言和抱着自家柯基的笑的露出小虎牙的某人(野餐狗),心里不免一阵哀嚎,但他脸上不动声色,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真人。
如果抱着穿着毛毛领子的狗狗,会不会比较容易抽到普池五星。朔间零深沉地看着大神晃牙,深沉地想到。
其实他挺欧的,又舍得花钱氪金,也挺红本命,狗狗和弟弟都是最多一发十连,就是满破卡池和排位也是几乎无往不利。
当然只是几乎,这个辣鸡读心游戏不可能对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欧皇和善。他到现在都没有远吠狗…一张都没有…开玩笑他自己和明星那小子都满破了…
那张狗狗那么可爱!他最喜欢那张卡面了好不好!当时狗狗被扯下台的时候他超想把他这样那样…
汪酱抱着吉他看着老零面无表情地在手机上点点点,心里有点怕,这吸血鬼混蛋该不会炒股套牢破产了吧。
他要是没钱被赶走流落街头…晃牙想象了一下老年人坐在纸盒里一脸废鱼的表情,他使劲摇摇脑袋企图把脑中拖着腔喊他汪口的零摇掉。
室内一片安静,两人脑中各自转着自己的念头。只有零手指触碰屏幕的声音和晃牙轻叩琴弦的响声。
突然,老零坐起身,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汪酱打了个寒战,有点…像朔间前辈了。
吼吼,氪完所有活动钻就会出是吗,官方的阴谋吾辈算是领悟了。
老零将那张卡迅速开花,把自己某x狗论坛的头像换上了那张汪酱的写真。
看了下时间,将心爱的后辈叫过来强行摸头,他抱着汪酱银发乱翘的脑袋开心地说“汪口跟吾辈去庆祝一下吧~这可是亲爱的晃牙的生日呢~今天会好好陪着你哦~”
“放开我啊可恶!这个时候力气这么大!”
“诶呀,吾辈夜晚的时候力气不大吗?不长记性的汪口今晚来好好体会一下~”

【我这两天出去玩在山沟沟忙的要死要活差点把汪酱生日忘了…感谢首页的太太们…
然后我冲去更新游戏…然后看到那个可怕的汪酱upupup错过这次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汪酱了…然后就是氪金抽卡…各种绝望…我出了两张野餐…真的超绝望…文中老零…其实是我的遭遇…我氪了最后6块抱着预备卸游戏的心情点了最后一发十连…
结果出了…
感谢汪酱…感谢老零…
之后就一路猛肝挖矿pvp…然后居然忘了发生贺…
总而言之
汪酱我爱你!!!生日快乐!!!】

每当你轻轻地伏在我的怀里,你像一只暂歇的鸟儿,也像一片路过肩头的落叶。
你姣好的侧脸和美丽到不可思议的眼睫,让我感到快乐,让我感到不安,预见分离的痛苦。
你若仁慈,请不曾来到我的身边。可你带着欢愉的痛苦前来,我只能承受这心中滴血的甜蜜。

去年随笔

魔术事♂故

【答应你们的捆绑play(不是】
【名字依旧来自胡桃太太,五体投地式感谢】

迦勒底大学校庆赶上期中,开心死一群有期中考的苦逼们了,在学生会长藤丸君和主席立香酱死谏下校长大手一挥取消了期中测评,整个月划为校庆准备月,各个社团也进入了紧张活跃的备战。
然鹅,天草在的法律系主任王哈桑教授冷漠地表示考试不考了咱们正好也搞个符合主题的活动,投票票选前三的同学准备一下演讲。介于人气、个人恩怨、历史遗留问题等原因,天草四郎同学高居榜首。
可喜可贺,鼓掌。
更奇妙的是,结果出来那两天他用自己开给自己的学生会假条翘了课和埃德蒙回法国老家浪去了,完全被蒙在鼓里,临死线还有一周才知道。
天草很难过,天草很头疼,天草连笑容都没了。在屋里做了三天ppt,加起来睡了不到10小时,下去拿外卖都木着个脸,吓死了打工送外卖顺便给红a送菜的库丘林。
下午四点的阳光明媚又柔和,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卫宫君和他嘴里“不是恋人的某犬类”约会去了,恩奇都一个工科生数学居然不好和闪闪自习去了,连单身狗齐格飞都去参加剑道部的活动了。他看着窗外的阳光和天空,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他突然拿起手机,把飞行模式关掉,看到了埃德蒙·唐泰斯教授19条短信、12个未接来电、30+微信、还有几条qq和微博@。
他露出了几天以来第一个笑容。有点心虚地划开了最近一条未接。
“喂~亲爱的,不好意思…”
“嗯,我知道,问过你们教授了,下次记得跟我说一声。”
“好,亲爱的,你…”
“魔术协会找我指导他们表演,这几天在帮他们准备节目。”
“哇,亲爱的,我…”
“今天和他们约的五点,你来吧完了正好去上次你想去的店。”
“伯爵大人,快来拯救我啊,我快死啦。”
天草听到电话那头恋人轻声嗤笑了一下。
“等我,十分钟。”
诶呀,天草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得好好想想怎么讨伯爵大人欢心呢。
埃德蒙还是第一次到天草宿舍去,推开414的房门,入目是远超一般男生寝室的干净整齐,自己找的人横在床上,银色长发披散下来,看到他来,露出一个异常乖巧的表情。
他走过去弯下腰,那人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要我抱你出去吗?”
天草伸出手臂缆住高个子的法国人,他的银色刘海和埃德蒙的卷发挨着,两个人嘴唇贴着嘴唇,交换了一个湿润而又温柔的吻。
“虽然只有几天,但是感觉好久不见了呢。”
“哼。”
“诶呀,好想看你变魔术啊,咱们走吧。”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种晃人把戏。”埃德蒙熟门熟路地拿钥匙打开了魔术协会活动室的大门,进去打开了空调,
“还行?说起来我是比较喜欢戳穿魔术的类型^ - ^”
天草跟着进去,他张望了一下,这间教室不小但是里面堆满了各种道具。最醒目的是一个放着椅子的巨大柜子和铺着红布的桌子。
“哦,那你来试试?”埃德蒙走到桌子前,缓缓摘下手套扔在桌面上,掏出一副扑克牌。
“首先是productin(变来)。”
实话说,不愧是将人生升华为宝具什么都会的“基督山伯爵”,魔术也一样是A+级别的水平。刚开始天草还能看出原理,后面的破还原啊、第六感术啊看得天草也是一脸惊奇。
然而比起华丽的魔术,更惹眼的是站在桌前的这个人。法国人微微挑着眉,一脸略带调侃的笑容用浪漫磁性的嗓音报着魔术的名字。修长的手指摆弄着扑克硬币细绳这些小道具,指节清晰,腕口的袖扣解开,露出一截小臂。游刃有余又带着力度。他穿着套装里面的马甲,衬衣领口开了几颗扣子,弯下腰展示的时候能看到流畅的腰线和性感的锁骨。
埃德蒙看着一脸amazing混杂惊艳的天草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顶。
“看来以后得多带你看看魔术表演长长见识。”
“不是埃德蒙表演的话我不会看呆的。嗯?要用到那个柜子吗?”
埃德蒙从道具堆里翻出一捆粗绳子,他站在柜子前向天草招招手。
“接下来我要表演逃脱术,这项表演需要一个助手,请问这位先生愿意帮忙吗?”
“可以啊~”
埃德蒙在椅子上坐下,将绳子递给天草,双手背在身后“那么请我的助手先生拿着绳子把我捆起来。”
天草拿着绳子过去,柜子里面空间不大,他只能跨坐在埃德蒙腿上才能够到地方。这个姿势当然不是第一次,就算不是在床上,他们平时也会这样亲昵。
今天也许是表演魔术的唐泰斯教授太有魅力、也许是柜子空气不流通、也许是不算久别的重逢,天草看着眼前过近的恋人的面庞,多少有些脸红心跳,移开了目光。
他手上不停,灵活的把有点粗糙的绳子捆好,搭上埃德蒙的肩膀,他感觉自己的喉结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他们离得太近了,呼吸打在对方脸上,很快这距离就消失了,两人用最亲密的方式接近着,天草用嘴唇用力地吮吸恋人的嘴唇,埃德蒙纠缠着天草的柔软的舌头,划过他敏感的上颚,抢夺他口中的空气。
两人下半身贴在一起挺立起来,天草下手将拉链拉开。埃德蒙说:“套在我钱夹里。”
天草从他的裤兜里掏出黑色皮夹,咬出两个避孕套,露出一边犬牙。
“不是五点魔术协会的人要来,你时间够吗?”
法国人没轻没重地在恋人脖颈上留下一个虎一样的齿痕。
“他们不会来了。”

【教你花式拉灯~惊喜不惊喜?吃鸡不吃鸡?】
【也许有后续,@椒盐胡桃酥 答应了太太她开车我就开车owo,所以三轮车掉落就看太太了】
【虽然可能没人看后续】
【日常求评论】

最近可能会写的梗
帝二世:
久别重逢(又名论模范夫夫是谁先告白的
预计含有大把狗粮、问答形式有大量对话


伯爵天草:
捆绑play(又名教你如何写捆绑并合理拉灯
校园paro,短小,可能有车可能没有

茶咖啡报纸和清闲的下午(fgo长草期定期的二人茶会

正儿八经写一下两个人的感情和相处,这个一定要写…也算是一个基础?初心?


全员:
打麻将 (小赌怡情大赌伤肾 大家轮流上桌 坏文明出现请注意

真心话大冒险或者国王游戏

含黄金三靶 哈哈哈三人组 ex组 千里眼组 加勒底四人组
作者私心的很多老梗出没

是个男人谁不喜欢jk呢2


【一句话帝二世】
【虽然标的是2但是没有后续了】

2.
“那么我先行离开,阁下务必记得锁门。”埃尔梅罗二世被等不及的红发壮汉领走,办公室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埃德蒙从步入式衣帽间拿出一套三件套套装,他看着习惯性坐在自己办公椅上的年轻恋人,银发青年翻着隔壁桌莎士比亚教授的加勒底特刊,抬手挽了一下耳边的长发。
天草个字不高,虽然能明显看到喉结,但是银色的长发、纤细的身形、遮盖住了手臂和小腿上肌肉的长裙都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青涩的女性。更何况他存留着少年感的面庞有种动人而柔和的中性美。
会被当成援交吧。埃德蒙心里叹了口气“我今天穿便服吧。”
“嗯?今天订的餐厅不是要求正装吗?”天草抬起头,看着私底下被大家叫做伯爵的唐泰斯教授换衣服。他的恋人有着一张堪称法兰西标志的英俊的脸,气质成熟而又冰冷,眼神却带着别样的激情。讲台上那份几乎偏执的热烈一视同仁感染着台下每一个人,私下,不论是平常还是某些情事时,那双狭长的眼睛专注的凝视着他,其间金色缓缓流转。
埃德蒙将领带打好选起了领带夹,从天草的角度可以完美地看到他的窄腰长腿,饱满的温莎结勾勒出颈部的线条。这样出去约会肯定会被当成援交吧…不过…天草翻了一页杂志,也没什么大不了啦。

晚餐选在一家非常地道的法式料理店,食材新鲜、火候和味道恰到好处、音乐很有情调、餐桌上暧昧的唇齿争锋还有埃德蒙提前准备的香槟玫瑰,一切一如既往的完美,最后主厨还和侍者一起亲自将他们送出来。
主厨和接待他们的服务生是一对法国的双胞胎姐妹,他们走出门以后听到脾气貌似不是很好的主厨跟她的姐姐说:“这男的看上去倒是不老女儿这么大啦!”
双胞胎的另一位连忙拽住妹妹示意她小声:“他们是那个啦。”

埃德蒙走到车前,回过身点了支烟。
“嗯?怎么了?”天草走上前,将两人距离拉的极近。
“你也听到了吧,她们说的话,之后回我公寓吧。”埃德蒙拉过他的腰,轻轻呼出一口烟。
“不是订了酒店吗?还是说…”银发的青年伸手拿过年长恋人口中的香烟,咬在嘴里吸了一口。他仰起头将烟气吐在两人之间“你也把我当成年轻小女孩?”
对方的回答是一个热烈的法式舌吻。

天之锁:jk效果怎么样?
请来一份圣杯:埃德蒙没说
请来一份圣杯:不过他脱的很着急,差点撕坏了(˶‾᷄ ⁻̫ ‾᷅˵)
天之锁:…
天之锁:墨镜.jpg这狗粮我吃
天之锁:你看,是个男人都喜欢jk吧(´・ω・`)

【拉灯不要打我】
【大家真喜欢jk啊】
【日常求评论】

是个男人谁不喜欢jk呢1

【含闪恩和一句话枪弓】
【依旧师生】
1.

周六下午,迦勒底大学14号宿舍楼414房间像往日一样,三个人在床上躺尸咸鱼,一个和青梅竹马的恋人在外面浪。
齐格飞:“恩奇都发朋友圈了。”
天草:“求别说。”
红a:“不想看到那个金光闪闪的皮卡丘。”
天草:“加一。”
过了一会,齐格飞的声音透过蚊帐悠悠地传出来:“加一,不过建议你们还是看一下。”
天草暂停了玩到一万多分的贪吃蛇点开微信,恩奇都的发言一如既往的简洁堪称秀恩爱的清流,这次依旧是颜文字加俩人的合影。
天草:“噗哈哈哈”
红a:“啧。”
照片是笑的一脸嚣张的金发青年搂着jk,不,准确来说是搂着穿着jk的恩奇都(男)。

天之锁:
(´・ω・`)
【带着墨镜的便服闪闪霸道地搂着穿着高中女子制服(短裙露大腿)小恩的腰,两个人比了个剪刀手,手腕上同款手表.jpg】
5人点赞 2转发
回复:
咕咕哒哒:火把
我不是混沌恶:木柴
不是saber是ahcher:油
请来一份圣杯:点着^ _ ^
对不起屠龙先生:你们…
魔法少女凛酱:鼓掌.jpg
不会轻易地狗带:哈哈哈哈@不是saber是ahcher 要不要也来
天之楔: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杂修就默默吃狗粮吧!
天之锁:´▽`jk是男人的浪漫嘛。
请来一份圣杯:【若有所思.jpg】

埃德蒙·唐泰斯从教职工会议偷溜出来和一个办公室的埃尔梅罗二世一起回去拿东西。周末嘛,两个人都有约会难免有些焦急,他们迈开长腿转过走廊的拐角就看到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女生站在办公室门口。“她”穿着名古屋襟超长裙的jk制服,一头齐腰的银色长发,背对着他们,站姿很美,有种纤细又挺拔的感觉。
二世挑挑眉:“估计又是找你告白的学生。”
伯爵斜了他一眼:“我又没给中学生带过课。”
给中学生做过家教还被纠缠过的二世:“啧。”
“不过这次应该是找我的。”埃德蒙快走了几步,伸手从背后壁咚了那个穿着jk的孩子。
“天、草、四、郎。”
高个子的教授用阴影和手臂困住了怀里深色皮肤的银发青年,他一副乖巧的样子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
“到,埃德蒙老师^ - ^。”

【有后续(´・ω・`)我去喝口水继续摸】
【灵感来源清奇_(´ཀ`」 ∠)_】
【也许有车】
【求评论】

聊天室and表情包

聊天室系列伯爵天草

伯爵:伯爵的表情有几个g,但是几乎没有系列表情包,唯一的系列是天草给他下的跳跳虎。认真来说是一个不管你说什么都能花式表情回答的人,平日里还是打字比较多,手速感人,常打出一连连连串哈哈哈,和语音哈哈哈的闪闪表情哈哈哈的拉二并称欢声笑语小分队。厌恶语音,有人因为手速换语音会被要求人家打字,只有对天草是例外,他会语音转换文字。会好好打标点,几乎不手癌,没有语病。

天草:颜文字爱好者,收集了许许多多微笑颜文字,可以连续不重样的微笑下去。其实是杂食,不管动图还是18x,只要是有用的、可以怼人卖萌装傻充愣的都收。平时怼人和搞事很凶,有的时候非常不友好,但是对伯爵可以说非常温柔了,几乎都是卖萌的表情。不掩饰对于顶级表情包“圣杯”的喜爱,那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出鬼没的表情,据说拥有它就可以制霸所有聊天室。伯爵一直没有说,官方送过他但是他嫌丑没要。